万象

孝道与不确定

点击量:117   时间:2021-01-04 08:19
这张图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带给我巨大的震撼。在这部科幻题材电视剧《星际迷航》中,存在于二维世界的棋盘,变成了三维的立体模型。这种改变带来的启示是巨大的:当一切在二维世界中确定的规则,变成了象征现实的三维存在,就变得无法确定。在二维的棋盘上,我们可以通过不断计算,来比较精准的判断输赢。基本上,两位棋手的水平高下,存在着一个很容易判断的标准:只要一位棋手足够勤奋,下过很多盘棋,在他的脑海中存储了上万棋局的心理表征,那么他就会比练习更少的棋手拥有更多优势。除非他们练习的时间旗鼓相当,存储的棋局旗鼓相当,然后需要比拼的范畴,才会从人人通过努力就可以习得的专业领域,上升到天赋领域。在许多情况下,不同领域,不同学科的知识,都很像一个二维的棋盘。一个因素,往往对应着有限的几个结果。譬如在健身领域,肌肉的微小创伤,能够带来肌肉的生长。在减肥领域,适当控制的卡路里摄入,能够带来体重的降低。在经济领域,只要能够产生价值,交付价值,就能够获得通常以货币来计算的回报。在道德领域,为了某个群体的利益,不计较回报的付出,也总是能够赢得尊敬。这些理论模型,深深植入于每个人的脑海,并且让处于不同领域的人们推导出何谓正确。但我们却忘记了,真实的世界,并非理论模型,而是始终处于动态平衡之中。这种理论模型与动态平衡的转换,就如同二维的平面,变成了三维的实体。每颗棋子的变动,都会在不同层面上,影响到整个棋局的形势。这会让棋局变得像魔方一样复杂。如果玩魔方的只有一个人,并且这个人智力高超,技巧娴熟,那么魔方可以在很短时间内恢复到秩序之中。如果玩魔方的变成了两个人,并且两个人的智力程度并不相当,事情就会变得麻烦。那么,如果玩魔方的变成了十个人呢?进行博弈的人越多,完成魔方的几率就越小。站在数十亿人参与的社会角度上来看,魔方几乎永远不可能拼凑成功。因为当你改动了一个变量,就意味着他人的变量被改变了。而你们之间不停的博弈,又会同时改变第三方的变量。因此,当任何一个人声称自己是善良的,并且认为自己的存在,能够让世界变得更好,都是十分可疑的。我们无法确知这个人是否真的善良。只能确定以下显而易见的事实:这个人十分危险,因为他十分狂热,并且脑子不清楚。复杂的博弈,带来很难解决的争执。尤其是当站在某个领域的人群,带有十分强烈的「正确性」。比如一个站在健身正确领域的人,会认为卖减肥药的人是错的。一个站在减肥正确领域的人,会认为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使用健身的方式来完成减重。一个站在道德正确领域的人,会认为追求财富是不道德的。在这些领域之中,或许只有经济正确领域能够带来比较全面的看法。一个站在经济正确领域的人会知道,即使卖减肥药的人是错的,而健身的人是对的。但至少世界上还存在着生产减肥药的人,也存在着销售减肥药的人。对潜在身体的健康危机来说,更重要的是让这些人拥有工作。否则就会变成极大的社会不稳定性因素。一边默许其存在,一边使用号召、教育的方式,让人们认清楚减肥药的害处,然后慢慢做出改变,也许是更好的选择。因此,教育行业应该获得比较好的资本回报率——事实上也的确如此,这个时代的教育行业回报十分不错。而站在经济的角度,货币事实上是十分巨大的道德。只要一个人不再狭隘,他就会懂得货币的本质。也会看到财富的分配,是如何极大的改变了这个世界。两百年前的工业革命,衍生出了以分工为基础的资本社会。这种机制,带来的人类社会整体财富年复合增长率是2%。帮助人们极大提高了生产力,改善了饥荒,改善了战乱,还改善了人权。货币只是作为一个激励机制,抽象并且重要的在能够带来更多价值的群体之间流动。在这之前,整个人类社会的财富年复合增长率,也就比零多一点。当然,如果完全站在经济角度,同样会引发灾难。看看这次美国是如何保护经济,处理疫情的就知道了。每个人都想要改变。每个人也都想要带给他人一些便利。每个人心中的善良,可以做一些很好的事,但同时也会把一切变得更糟。而让一切变得更糟的,最值得警惕的因素,就是毋庸置疑的确定性——没有任何一个监狱中的人认为自己是无辜的——只有当一个人,能够保持一个相对怀疑的态度,才能够通过不断尝试,带来些许改变。然后通过分析这些改变在五年或者十年后能够带来的可能性,决定是继续尝试,还是暂时观察。立体的棋局存在着无数变量。怀揣善意,不断尝试,或许是最好的选择。当然,如果对这种「不确定」进一步思考,一个人内心强大的人,会通过不断怀疑自己的选择,从而变得谦卑谨慎——我是说真正的强大,否则这种反思只会让人进退维谷——要讲清楚这种不确定性,不妨以「超饱和溶液」来举例。一杯水,一袋糖。如果你往冷水里加糖搅拌,糖会融化。如果你将水烧开再加入大量糖,糖也会更充分溶解。如果将烧开的糖水静置冷却,你可以获得含糖量更高的糖水。这就是超饱和溶液。可是,这个时候,如果你将一粒单晶糖放入超饱和溶液,溶液中所有多余的糖分都会迅速结晶。当你的生活一团乱麻,毫无改善可能的时候,你就是处于一种超饱和的状态。在这个状态下,任何一种改变,都会改变你的整个生活。水中多余的糖分再度结晶,秩序就会变得容易辨认。邪教有时候会成为这样一种角色。当一个人的生活充满了灾难般的痛苦,假如刚好他遇见了一个号称可以带来美好的宗教,并且充满了承诺与确定性。那个身处麻烦中的人信任了这个宗教,接着他的生活多多少少都会发生一些改变。可他并不知道,让一切发生改变的,也许并非宗教教义。只不过是超饱和溶液之中加入了一粒糖。而他信仰的那个宗教,只不过恰巧充当了那一粒糖的角色。任何变量都会充当那一粒糖的角色。并且,不会让他承担被邪教夺取神志与财富的风险。在人类的历史上,不断有人为社会发展提出确定性的建议。很多时候,这些建议,都会变成某种邪教般「主义」。然后许多缺乏思辨能力,并且生活一团乱麻的人,会迷恋群体性的主义带来的确定性:资本一定是坏的。工人阶层执政世界就会变得更好。我们一定要消灭坏蛋。以及这个世界是由一小部分人,以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,带着巨大的阴谋来运行的。这些确定性的主义,带来的是巨大的动荡与灾难。只要看看近代史上的那些集权者就知道了。那么,能够确定的是什么?或者唯一的确定,就是「心态」的确定。只要改变心态,你就能够改变结果。只要改变看待事物的角度,你就会慎重做出决定。只要不停站在问题的反面去思考,你就不会作恶。当一个人明白到,他可以通过调整自己的心态,来取得人生最本质的改变,那么他就可以在不撬动他人奶酪的前提下,改善自己的人生,同时为世界带来增益。改变「心态」,得到「结果」,几乎是唯一可以确定,并能够安全给出他人建议的思维范式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几乎可以被确定的思维范式,大约就是「孝道」。中国作为一个古老的文明,能够绵延数千年而不绝,并且始终处于世界的中心,并不是没有原因的。古老的智者们看到了确定性带来的灾难,因此,他们从来不提供承诺般的确定。他们只反复申明这样一点:「孝道」。孝道的意义很难被深刻理解。在最简单的层面上,一个人只有通过践行孝道,才能够领会到自己处于社会中怎样的位置,同时又应该肩负怎样的责任。我们无法确定任何事。但只要我们能够怀揣善意,并且一直好好照顾好自己的家人,那么无论我们做的事,是否在不经意间为恶,都可以最大化的避免其影响。我赞成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善举。一个人的确应该经过深思熟虑之后,做一些善举。他们只是需要警惕这样一件事:不要深陷确定性之中。在执行善意的前提下,不要确定自己的善意。大胆假设,小心践行,并使用孝道来培养自己的品德,这可以让大多数人掌握如何站在整体的角度看待问题。如果某个人希望自己是善良的,那么这应该作为一个显而易见的标准,终身践行下去。<END>图文/勺布斯微博:@勺布斯

营口市尺短化工营业部